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七十年代的樣板戲家喻戶曉,八部樣板戲幾乎人人都能唱上兩段,那個年代上面要求大小單位學唱,學演,學做戲裡的英雄人物,我們學校也不列外,積極排練戲裡的精彩片段,俗稱戲核。 學校教音樂的徐老師可是忙壞了,下學後,留下幾個音樂苗子,形象好的,嗓音亮的,跟著徐老師學唱。徐老師是中央音樂學院畢業的高材生,因家庭出身問題,分配到我們這個子弟學校教音樂。她人長的白淨,笑與不笑時都有兩粒小酒窩,很是好看;一副白色眼鏡,很耀眼,彈琴的時候她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用手上推著眼鏡。她人好,不說過重的話,很少批評學生。同學們喜歡她,愛上她的音樂課,不過在課堂裡她也有生氣的時候,可是同學們知道她不厲害,自然也就不怕她了。 音樂教室在教學樓的對面,要穿過大操場,在一排平房裡,教室門前是一小塊花池,裡面養著月季、玫瑰、芍葯之類的花兒,我們知道那是徐老師種養的,是她親手開闢這個小花地,她喜歡花兒,更喜歡音樂,有時會聽到平房那邊傳出的歌聲,歌聲伴著鮮花飄蕩在操場的上空,給人以絢麗的遐想。 不久,我們聽說徐老師要結婚了,新郎是廠裡的技術員。同學們商量著應該送給徐老師一個結婚禮物,表示我們對老師敬意。當我們把一大束鮮花放在了她的面前時,她高興的相擁著我們,臉上掛滿了幸福,不時地推著眼鏡,她張望了一下窗外,知道這些花的來歷,池中花已奔跑到了眼前。 聽說有外賓要來廠裡參觀,讓我們子弟學校出個樣板戲的節目,我們必須抓緊排練,為了完成這次任務,徐老師給我和另外一個女同學特意開了小灶,我扮演李玉和,那個姓李的女同學扮演鐵梅,一字一句的教,一字一句的學,很是認真,同學們有叫好的,有羨慕的,也有嫉妒的,不管怎麼樣,由他們去吧,我們依舊學練著,不過心裡多多少少有點說不出來滋味。 演出的時間終於到了,舞台的燈光雪亮雪亮的,照的刺眼,台下的觀眾像黑企鵝似晃動著,報幕員踩在木地板上蹬蹬的聲音,通過擴音器傳遍了整個禮堂,我驟然緊張了起來。 “下面由子弟學校革命文藝宣傳隊演出《紅燈記》選段” 我幾乎崩潰了,眼前只餘留了兩種色彩,白色和黑色了,不知怎麼走上台的,也不知唱的什麼,台下已一片笑聲。 “你怎麼把謝謝媽,說成了謝謝爸了?” 徐老師嚴肅地說著,沒有了往日的微笑。 第2天,徐老師急忙找來了我,說了些安慰和鼓勵話。班主任老師在課堂上宣佈免去了我班裡的文體委員,暫時不能參加學校革命文藝宣傳隊的演出。失落與萎靡伴隨了我好一段時間。不過我和我同學們仍然喜歡上音樂課,喜歡那一排平房,喜歡那音樂教室門前的鮮花。 16年後,一個偶然時候遇見那個姓李的女同學,在說起那段事時,她告訴我,那次演出後,學校讓徐老師寫了檢查,在老師會議上批評了徐老師。我臉紅了,熱了,熱的有一些燥,低頭不敢看她,呆呆著,似乎感覺面前站著的就是徐老師。 這位同學老公叫她走,並問她。 “這誰?” “我同學,就是原來我和你說的那個唱錯了的同學。” “啊!是他呀,看他呆頭呆腦的樣子,能不唱錯嗎。” 他們走遠了,我突然感覺到了什麼,想找他回來理論。 文章來源:可芮§Summer |駱文剛明星美女攝影部落格 | 失憶諒解備忘錄 |孤獨川陵 800天環遊世界 | 瀟籹集2011飛行手冊 |清野優風 | 鳥鳥 |《大眾文摘》 | Liss Is More |做自己的公主 |